TikTok 在美国面临问题的真正原因:巨头科技公司的垄断野心

(TikTok在美国面临问题的真正原因:巨头科技公司的垄断野心)

像 Facebook 这样的科技平台曾经表示,为了美国的国家安全,人们应该保护、授予、颂扬 Facebook 的(垄断)权利。但这些科技巨头的过往历史表明,科技巨头无法捍卫美国的利益,人们也永远不应该将这份信任授予 Facebook 这样的科技企业,因为技术垄断才是这些科技巨头心中的目标。

本周四(当地时间 8 月 6 日),美国总统Trump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以国家安全为由禁止中国拥有的视频分享应用 TikTok 进入美国。在此之前,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就大型科技公司的权力举行了听证会。在听证会上,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苹果的首席执行官因企业过于强大以及由此造成的压迫性而面临美国决策者们和公众的审查。

在那次听证会上,Facebook 的马克 · 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反复强调了该公司的美国特性,以及中国对互联网的威胁,他特别提到 TikTok 是美国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在这里他的意思很明确,也印证了此前他在国会作证时的说法,即大型技术公司对抗 TikTok 这样的中国平台至关重要。

针对这种情况,最常见的解决方案是,让一家美国大型科技公司买下 TikTok。Facebook、亚马逊、谷歌和苹果都曾被提名,不过微软似乎排在榜首。随着美国国内的技术垄断者转而利用国家安全话题来反击他们的批评者,大型科技公司能够保护美国不受中国影响的观点在过去一年里甚嚣尘上。

例如,谷歌前首席执行官埃里克 · 施密特和 Facebook 首席运营官谢丽尔 · 桑德伯格均表示,与中国的竞争是作为维护美国科学技术垄断的理由。

这种观点认为,美国需要大型科技公司组成 “国家冠军企业”,与中国及其在科技领域的国家冠军企业相互抗衡。这些公司和他们的游说大军非但不提拆分二字,反而强调——为了美国的安全,美国人应该保护、给予和颂扬这些企业拥有的集中权力。

鉴于 Facebook 在 2016 年美国总统大选中所扮演的角色,大型科技公司保护美国人不受可能被用于干预选举应用程序的影响,这一观点具有浓厚的讽刺意味。

如果对此感到好笑,那么讽刺的地方还不止于此。现在美国人对于 TikTok 之所以给予如此高的关注度,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 Facebook

很久以前,美国有一个类似于 TikTok 的视频分享应用叫做 Vine。和 TikTok 一样,所有的孩子都在上面分享娱乐向的视频。Facebook 不喜欢这样的竞争,并利用它的垄断力量来扼杀竞争。正如泄露的电子邮件所显示的那样,马克 · 扎克伯格亲自按下了 “封杀键”,他拒绝 Vine 接入 Facebook,并取消了它接入 Facebook 用户的能力。

奇怪的是,Facebook 并没有对 TikTok 这么做。事实上情况正好相反。在 2018 年春夏两季,Facebook 仍在努力进入中国市场,并试图在杭州开设一家子公司,当时 Facebook 允许这款中国应用在其页面上投放广告。就在这段时间里,在 IOS 平台上通过 Facebook 播放的所有广告中,TikTok 广告占据了 15% 到 22% 的比重。

然而在 2019 年情况发生了变化,扎克伯格似乎终于意识到他永远不会进入中国市场。在美国国内,Facebook 声称自己企业规模应该予以保留,以作为对抗对手(比如 Tiktok)的一道防线,它需要保持足够大的体量才能创新。然而有证据表明,Tiktok 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 Facebook 对企业目标的追求,比如向中国市场扩张和增加广告收入。

前有 Vine,后有 Tiktok,这些故事清楚地说明,诸如 Facebook 这样的大型科技平台,由于技术垄断的目的,导致其在结构上根本无法保护美国利益,而且人们永远不应该相信他们能够承担得起这项任务。

(本文作者卢卡斯 · 肯斯(Lucas Kunce)是美国反垄断组织——美国经济自由项目(American Economic Liberties Project)的国家安全总监。)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kasityoelamaa.com